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
综艺给演员带来了什么
发布日期:2021-07-22 07:46   来源:未知   阅读:

  12月5日,《演员请就位2》举办了终极盛典,节目进行网络全程直播,整场活动给人的印象更接近于颁奖礼,演员胡杏儿获得冠军,也被认为保住了节目“最后的体面”。

  比起第一季,《演员请就位2》获得了传播层面的成功——舆论注意力没有聚焦于演员与内容,更多地被场上导师嘉宾的“口角”所吸引。从郭敬明坚持将S卡发给一名看不出有多少表演经验的演员,到李诚儒怒怼郭敬明并退出节目录制,还有尔冬升与陈凯歌之间的唇枪舌剑等,都进入网友视线,制造了一轮轮热议。

  《演员请就位2》的官方定义是“角色竞演类真人秀”,作为“角色竞演”,节目是失败的;而作为“真人秀”,节目是成功的。制作方深谙真人秀的真髓,不断提供矛盾发生的空间,制造冲突产生的机会,放大嘉宾对立时的细节……因为他们知道,比起将工夫花在演员与内容身上,名人之间的口角更容易带来流量。

  舆论场撕裂之处盛产流量。比起“演员请就位”这个名字,“导师请吵架”更适合这档节目,对于参与的演员来说,他们也是受益者,只是获得的并不多,因为从始至终,站在舞台中央的他们只是陪衬的角色,甚至那几位如齐泽克所言“为了‘追求真实’的效果而表演自己”的导师,也不是主角,充其量只是担任了“工具人”的角色。真正的主角没有面孔。

  对于年轻演员来说,参加真人秀,尤其是有名人担任导师或评委的真人秀,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这个机会,更多地指向了对圈子、资源的渴望,但一个冰冷的现实是,当大幕拉上,人员散场,演员们或会发现:愈加热闹的舞台在幕布拉上后会产生愈加庞大的虚空,为了得到那个理想化的果实,他们需要奔向下一个被目光烧灼的现场。

  李诚儒的中途退出,不仅是个人性情使然,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在于他演员的身份以及对表演的理解遭到了冒犯。与其他导师的口头冲突,显然不是他退出的主要理由,他只是在舞台上,看到了表演的次要性,看到了真正的演员在这个圈子里,实际上处在一个被支配的尴尬位置。他的退出是为了捍卫自尊心,这份自尊心不只是属于他的,而是属于一个固守某种传统的演员小群体的。

  综艺比电影、电视的渗透力与到达度都高,这20年来,综艺的扩张速度,商业价值,还有对人们精神生活的影响,要超过其他娱乐形式。不同形式的综艺,如同不同握姿的拳头,狠狠打在受众渴望聚集、渴望热闹、渴望表达的内心深处。人们通过综艺寻找明星身上属于普通人的那份特质,以此证实自己与那些“辉煌的存在”同处一个时代,公众乐于见到过去神秘的明星在综艺中挤眉弄眼、犯错受伤,表现出一个凡人的七情六欲。粉丝们时而狂热时而冷漠,娱乐浪潮迅速捧起一些人又迅速放弃一些人……

  综艺制造过明星,把不少出身平凡的“草根”,“打造”成全民瞩目的明星,但相比于毁掉明星,综艺显然在后者发挥了更大的威力。综艺常客大张伟曾说过,“我觉得真人秀会毁了中国所有艺人的,所有的艺人都没有在做自己的(本行)发光发热,所有人的才华都用在了做真人秀上。”综艺如同一个巨大又充满诱惑力的漩涡,把一位位那些人们认为“永远也不会参加真人秀”的人物卷入其中。

  综艺给演员带来了曝光率,由于播出时间固定,网络可以重复收看,内容贴近全年龄段观众,在热门综艺播出的季节里,明星演员几乎与观众的吃喝拉撒捆绑在了一起。综艺默许演员在镜头前表演,但更鼓励演员展现真实,因为只有“真实的力量”才可以击穿屏幕的间隔,让观众产生更强的共情能力。但过近的距离在带来亲密的时候也带来了厌烦——这是人性当中最不可捉摸的部分,观众并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曾经喜欢的演员变得“油腻”,这不能怪观众,也不能怪演员,只能说两者通过综艺建立的“假性亲密关系”,禁不起时间的考验与推敲。

  参与过多的综艺节目,让那些著名演员拥有了一张“综艺脸”,以往他们塑造的优秀影视剧形象逐渐淡化了,消失了,观众想到他们的名字,香港开特马现场直播宝典脑海里总会不由自主地浮现他们在综艺节目里的一颦一笑,当他们再次回归大银幕或荧屏,“综艺气质”也总是强悍地抹掉角色气质,蛮横地出现在观众眼里……当一名演员被综艺彻底地“改造”过后,其表演便有了“残疾”的特性,或者说,已经不太适合持续严肃的表演。

  著名演员的综艺之路,给年轻演员形成了榜样,不乏有年轻人,把综艺舞台当成自己走向娱乐圈的唯一通道,而学习、阅读、游历、沉思等,作为一名演员必须要有的训练与积淀,高手联盟高手坛云集合,都失去了存在价值。不断变化身姿的综艺,在未来仍会有强大吸引力,但对于真正的演员来说,能够拒绝被卷入,或是捍卫自己“演员”身份,才是正道。(韩浩月)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